一彌

小單車的山坂和新荒迷

近期迷上文豪的太敦(๑´ㅂ`๑)

【弱虫ペダル】【山坂】【即使如此也想與你】

真波和坂道在同一所高中的設定

○○○○○

「喔喔喔,我們的故鄉和學習的地方,座落在箱根,箱根學園。」

「哈哈哈第一次聽到這麼厲害的歌聲啊,這是什麼歌?」

黑色頭髮的少年呆愣愣的看著從天台的另一端冒出來的藍色頭髮的少年,嘴巴開開闔闔,重複幾次相同的動作,最後慌忙的摀住自己的嘴巴。

藍色頭髮的少年湊近黑色頭髮的少年,歪著頭問道。

「嗯?為什麼停住了?那是什麼?好像聽到箱根什麼的,讓我猜猜看!先不要說出答案!唔,好難啊,在箱根泡溫泉時要唱的歌曲之類的?」

「......歌......」

「什麼?」

藍色頭髮的少年蹲下來平視著黑色頭髮的少年,少年維持著跪坐的姿勢,稍微有些抗拒的往後挪...

【弱虫ペダル】【山坂】【戀愛依存症】(下篇)

○○○○○

雖然好幾次想著為什麼我不是真波最喜歡的女孩子,可是。

想要變成女孩子的心情一次都沒有,因為我希望我就是我。

即使強烈的渴望能夠被真波喜歡,能夠得到真波的重視,我也希望那是因為我就是我,希望真波需要的看到的是真正的我。

只是現在的我,無法再繼續待在真波的身邊。

有多少次看到站在真波身旁的女孩子而覺得心痛,有多少次一個人待在兩個人的房間裡,有多少次回想起真波在醫院的承諾。

可是我不想用承諾這種理由束縛著真波。

「我只希望真波幸福。」

帶給真波幸福的人不是我也沒有關係,只要真波幸福就好。

其實我很清楚的,一直想著辯解著是為了真波的幸福,實際上,只是因為我沒有勇氣,我並不...

【文豪野犬】【太敦】【如果這都不是戀愛】

年幼黑手黨太宰和年幼敦相遇的設定o(≧ω≦)o

○○○○○

「已經完成任務,麻煩告知首領。」

「是,太宰先生不回去嗎。」

「感冒,休息一個星期。」

太宰看著幾名黑衣男子離開,原先純白的建築物只剩下一片焦黑的殘骸。他伸出腳踢碎某一塊大片的牆板,底下有一個蜷曲著身體,顫抖的小孩子。

年齡和我差不多,在黑市交易的建築物,是商品嗎。

銀白色的頭髮,在這個世界並不稀奇,既然會被當成交易商品,應該有什麼價值才對。單憑外表的判斷,這個人並沒有什麼特別的。

「喂,你叫什麼名字。」

太宰看著小孩子,不是用疑問句而是命令句。小孩子聽到太宰的聲音,爬起來雙眼直盯著太宰,猶豫片刻後緩緩的開口,聲音細...

【弱虫ペダル】【山坂】【戀愛依存症】(中篇)

○○○○○

潮濕的,充滿腥味的海水。

媽媽很常帶我來海邊散步,和爸爸離婚後,像是要填補空洞似的,每天都會牽著我的手到這個海邊,海邊是爸爸向媽媽求婚的地方,也是兩個人分手的地方。

自從媽媽過世後,只要有不開心的事情,等到回過神來時,我已經浸泡在水中,海水逐漸染濕我的頭髮,最後看到的是模糊的藍色。

閉上眼睛屏住呼吸,任由著身體在水中沉墜,然後再伸出手。

可是沒有一次得到回應。

會拉住我,責罵我的人已經不存在了,也只能漫無目的的飄盪。


───『我會代替伯母照顧坂道的,坂道是我重要的人。』

媽媽在加護病房,最後醒來的一次,真波握住我的手舉高,認真的側臉說著我是他的重要的人時,我是真...

【文豪野犬】【太敦】【親吻在花之中的你】

花吐病設定,大家猜猜得花吐病的是誰?

○○○○○

敦一早連襯衫扣子都沒有扣好,就慌忙的衝到辦公室,甩開門板。

國木田的視線依然放在電腦上,頭也不轉的警告敦開門不要那麼用力。亂步悠哉的喝著汽水和與謝野聊天,只有谷崎放下手中的文件問敦怎麼了。

「太宰先生都沒有接電話,宿舍的門也是鎖著,會不會發生什麼事?!」

谷崎聽完明顯鬆一口氣,擺手說著太宰肯定沒事,國木田也點頭附和。

「只是翹班而已吧。」

「可、可是!最近太宰先生感覺怪怪的!」

「啊啦,如果受傷應該給我治療唷。」

與謝野一臉有興致的舔一下唇角,敦後退幾步繼續說著。

「最近太宰先生會突然牽我的手,或是抱我,是不是生病了?!」...

©一彌 | Powered by LOFTER